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济宁治白癜风的药物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8-01-21 14:33:05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济宁治白癜风的药物,黑色素细胞种植法治疗白癜风的优势,河南白癜风初期危害,广东白癜风早期危害,济宁白癜风会传染吗,山西白癜风病因,五莲白癜风

  ▲

  服装提供: Ermenegildo Zegna

  腕表提供: 宝珀

  ▲

  深绿色羊绒单排扣夹克

  浅灰色丝绒混纺高领毛衣

  深绿色羊绒修身滑雪裤

  All from Ermenegildo Zegna Couture 2017 秋冬系列

  腕表 宝珀 Blancpain Villeret 经典系列全历月相腕表

  关于三国故事当中司马懿与诸葛亮之间的成败观点,有这么一个说法:据《三国志》记载,诸葛亮曾五出祁山,都被司马懿拒敌于魏国之外,是因为前者在明,后者在暗。司马懿四十来岁才大器晚成,一战成名,大约半生时间,他都无时无刻不在研究孔明,而孔明对他几乎闻所未闻。在 70 年代,吴秀波跟很多人一样翻着各种版本的《三国演义》长大:「我家到现在还有绣像版的‘三国’,也有古文版,像《水浒传》、《丁丁历险记》这种小人书都有,我儿子也会翻出来看。」

  「三国」人设的吸引力,投射出吴秀波随着年龄增长,三观由浅入深的变化:「少年时期喜欢关张赵马黄,二十啷当会崇拜诸葛亮,再涉世深一些,开始研究曹操,在这个年纪,就去看司马懿和刘备了。」他从六、七岁读到四十九岁,几近是像把一盘菜吃到能写菜谱的境界,然后更想去细嚼荀彧、杨修、曹丕这类「俏头」的味道。而那恰好是一个在政治和战略上都群星璀璨的时代,越「嚼」得深,越发现戏剧作品与市场的空白。

  早前他也看过 1994 年的《三国演义》和 2010 年的《新三国》,却觉得有点意犹未尽:「大多数‘三国’作品基本上都是站在蜀国刘备集团的立场来描述的,所以使很多人对三国时代的认知是欠缺周全的。」 于是吴秀波想以自己的思考纬度和戏剧手法,从司马懿着手,去挖掘一个新的「三国」视角:「其实在这个故事里,都是中国人,没有谁对谁错。但在传统观念里的蜀国立场上,司马懿站在对立面,自然就拥有了‘反派特质’。或者说作为一种对衬来讲,为了显示诸葛亮的英明神武,和曹氏集团掌控政权的能力,他一直在之前戏剧里被功能化,并没有人站在他个人立场上去看待和思考这个时代。」

  ▲

  雪茄色羊绒高领针织毛衣

  浅灰色棉绒混纺长裤

  黑色孟克鞋

  All from Ermenegildo Zegna Couture 2017 秋冬系列

  吴秀波这样阐述给这部「三国」奠定戏剧基调的心路历程:「在大事上与历史不相违背,在小事上,理所应当应当去尊重经典文学的文化传承。那种历史没有,小说也没写,甚至于野史也没有的空白处,我们就拎出来加工,为‘戏剧’的原始需求服务。」

  上升到戏剧层面的讨论,吴秀波精神一振,说明这种为戏剧原始需求的「加工」不是凭空捏造,而是有理论逻辑去支撑的:「戏剧有三个层面和分别包含的六个要点,第一个层面叫矛盾,跟比赛一样,没有人要看一场没有输赢的比赛。戏剧也一样,要让人看下去,一个角色就要有内部矛盾和外部矛盾;第二层,还得有情感,除了角色情感以外,你还要唤醒的是观念情感;到了第三个层面就是态度,除了角色态度以外,还有主创者的态度。」吴秀波认为这三个层面和六个要点缺一不可,如果缺了任何一层,诞生出来的是否还能够被称为完整的戏剧,他不敢苟同。也许事实上,完整的戏剧真的不多。

  本着「大事不虚,小事戏剧」的原则,除了主演外还担任戏剧监制的吴秀波前期做剧本就用了三年时间,加上 333 天的拍摄里,有 150 天他还在不断地修本子,前后一共是超出四年的时间。那段时间他每天工作十八个小时,「三个层面和六个要点」像一块玄铁般沉重,他抱着这块玄铁让自己向最大极限下沉,从为了让角色更加真实而蓄发,再到盯完所有后期,那种纠结和胆战心惊,是很多这个年纪里的男人早就忘味的热情。

  ▲

  深红色羊驼毛大衣

  奶油色羊绒高领针织毛衣

  双色羊毛抽绳阔腿裤

  黑色孟克鞋

  All from Ermenegildo Zegna Couture 2017 秋冬系列

  瑞动旅行箱 SWISSOBILITY

  投资四亿拍摄的《军师联盟》,是影视行业近年来高资金投入状态中的典型,近似价位投资的电视剧并不少见,其中「扑街」的也不少见。吴秀波认为《军师联盟》的成功不在钱,而在心:「好的戏剧是一种契机,它是集合所有人的技术和责任的一种缘分。」当然高级的技术和细致入微的责任需要大量资金投入的支撑,这他并不否认。

  在 IP 价值连城的时代,吴秀波还未刻意去搜索 IP 的字面释义,却已经在近年来未有停歇的「四大名著」IP 战争中拔得头筹。回过头来,他才从经历的实践中来理解这个将文化产品大幅度商业化的词汇:「我以为 IP 的定义很宽泛,它应该是一个具备高概率成功可能性的项目,再精确些,是‘能够完成成功项目的可能故事载体’。」再思考深沉一些,他又补充道:「当然一个项目里光有故事不够,它还应具有把故事转换成视听享受的高水准技术,否则的话,任何 IP 都有可能拍烂。从来没有人说过一块好地就一定能种出好粮食来,它总得有人耕耘。」

  其实吴秀波造 IP、挖掘 IP 之时,应该大概是在六年前,他 43 岁,有天在车里,突然听到一首韩语歌:「那一刹那,有种被摁在座椅上的感觉,不能动了。」他问人才知道这首歌叫《像中枪一样》,潜意识里觉得有必要把版权买了,就托人去买了回来。不久后去帮人客串一部戏,戏份让三天的时间吃紧,于是他就把自己台词里认为比较繁琐的删了。第二天那部戏的编剧凑了过来,说「吴老师你听我讲讲这戏,要还想改您再改。」吴秀波听完整个思路,说了三个字:「我错了。」立马到一边去重新背台词。

  ▲

  浅灰色棉绒混纺单排扣夹克

  浅灰色羊绒毛衣

  浅灰色棉绒混纺长裤

  All from Ermenegildo Zegna Couture 2017 秋冬系列

  腕表 宝珀 Blancpain Villeret L-evolution 系列双追针飞返计时码表

  拍完这部戏,他把歌给那位编剧听了,然后讲了自己听完这首歌,对某个年龄里,人的生命的判断,凑在一起建立了故事雏形。剧本一直改到开机后,还在改:「这个剧本做的时间比《军师联盟》还长,前后有六年时间,这会儿连那首歌的版权都过期了。」

  「三国」里的司马懿生在乱世,回到现实生活中,如果你问吴秀波,这样一个动辄上亿资金投入影视制作的年代,对演员来说是乱世还是盛世?他不会给出明确的定论,从宏观上来讲,他认为资本是资本,经济发展是经济发展:「文化是一个国家疆土的一部分,每一个从事文化行业的人都应守土有责,中国肯定是一个盛世的状态,所有的一切都有资本属性,以让市场聚拢。任何一个行业发展得好,可以促进更多的就业机会,对这个社会都是有好处和帮助的。」从微观上说,他觉得当下给予一个演员的生存环境,至少从经济收入上是无可抱怨的:「中国是一个由贫瘠逐渐发展到发达状态的国家,我深知老一代演员所得到的报酬与收入,并且我自己也是这么过来的。年轻的时候我没有戏演,记得接得最长的一部戏才上中下三集,大部分的时间在舞台上演出,然后我们演一场话剧最多才到几块钱。」

  吴秀波恰好经历了演员行业收入跨时代变化的这些年,他接的那部只有上中下三集的电视剧片酬只有 130 多块钱,回家勉强交够月供,要说片酬赶上房价那是天方夜谭。在厚积薄发的爆红之后,他的身价早已以惊人速度赶追在前。一直被好的文学、影视作品影响着,这种影响从某种角度让他在面临高峰的时候,有力上攀。他觉得一个民族的文化传承,不应该只是靠课堂上一篇古文去讲三两个道理,那样并不够广泛,而好的影视作品在吸引大面积人群的同时,是可以很高级的输出文化的。于是他从《心术》到《赵氏孤儿》、《离婚律师》,再到《军师联盟》、《总有蝴蝶过沧海》,都在尽职尽力地做这件事。

  ▲

  雪茄色羊绒高领针织毛衣

  From Ermenegildo Zegna Couture 2017 秋冬系列

  吴秀波是活在「当下」的人,相比「现在」,他更喜欢「当下」这个词:「‘当下’既非左也非右,它和现在是有差别的。因为你会发现,要在有‘从前’和‘以后’的基础上才有现在,它背负了太多现实的东西。但‘当下’是独立存在的,它一种状态和态度,并非是一个时间的别类。我觉得在这种状态下,才有匠人精神,这种精神最初可能起于攀比,只要开始了以后,一定是跟自己较量。」

  「当下」在吴秀波身上升华到最后一步,是领悟享受人生过程多于结果的快乐:「如果你问我拍戏当演员也当监制,最大的快乐是什么?是最后的成功跟认可吗?真的不是,是在过程当中每一天、每一个时刻,特别专注地在当下体会自己与戏剧或者是文化的关系。哪怕现在做采访,我觉得之后别人怎么写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有思考的聊天状态。」1994 年版《三国演义》的主题曲里有这么一句歌词「担当生前事,何计身后评」,大约就是这个意思。然后,他依然把这种「当下」的心性归功于「修行」。

  众所周知,在吴秀波四十出头终于迎来人生高峰的时候,他开始吃素,选择从食欲这一最原始的人性去修行。这是有故事的。吴秀波说自己是一个活得很「心虚」的人,大概是卧薪尝胆的时间太长,一度将他逼迫得有点趋于自卑:「我一直觉得自己不具备太多对这个社会有益的能力,所以从小到大活得都很心虚,以前让我挣的钱能多花三四天,就会开始觉得不踏实。」有次他的经纪人在公司对下属发了脾气,有人因为给自己办事没办好被骂,他心里过不去,打完圆场后对经纪人随口说句: 「你吃素能让自己脾气好点儿。」

  后来吴秀波团队出差去了意大利,意大利除了海鲜就是牛肉,他发现经纪人面前每次就摆一盘素意粉,或者是沙拉。那种沙拉特别简单,就是一盘青菜,放点醋,挺难下咽。吴秀波好奇询问,经纪人一边扒拉青菜一边说:「吴老师我听你的,吃素。」随口一说的话让人当真了,他又「心虚」了,索性陪同吃素。后来经纪人吃了一年半载停了,吴秀波却发现了吃素给自己带来出乎意料的变化。他把手举起来,翻了几下,不仔细观察很难发现,尽管他明年就到五十岁,但手上皮肤状态跟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没区别。如果你去翻看吴秀波早些年的作品,会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状况—他手指上经常裹着胶布。

  ▲

  墨镜 Prsr 帕莎眼镜

  「我手以前老裂口,北京天干物燥的时候,手指头会硬得像硬纸壳,稍稍用力一按,就裂开一条口子,流血,能见肉。求遍了名医贵药都没用。结果吃素后三个月就好了,我一点没有带迷信色彩。」食欲的修行给吴秀波带来的并不止身体的变化,他坦白地说,一年 365 天,之前有 200 天想吃肉,现在至少有 100 天看见肉会馋,但现在都能安然把这个欲望放下。他年轻那会儿点菜要点半本菜谱,人送外号「吴半本」,想要什么就非得得到什么,如果要不到就会难过,在索取过程中,如果结果有叵测就会极度纠结和沮丧的那种心境,现在对此会心有余悸:「我发现人与自身欲望不是不能协调,如果我一辈子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来获取快乐的话,恐怕最终我会不快乐。现在我依旧馋肉,但更安逸于通过这段过程获取的‘强大’。‘强大’不是忍耐,是懂得释怀和放下。」

  跟食欲同理,在追求表演的这几十年里,吴秀波同样在修行。起先他一直认为,自己的外表就是为表演服务的,其余作用不大。他 16 岁那会儿头发就花白,别人说是「血热」,他全当别人误会自己年龄之后的客套话,至今还没去弄明白血热是怎么回事,活得挺随性。在进入演员行业后,像配合角色把体重骤增骤减是常事,也忘了顾身体承受能力。

  在拍《立案侦查》那会儿,为了符合角色形象,吴秀波从 170 斤减到 130 斤:「两天只吃一顿饭。没想到紧接着又拍《追捕》,两个戏连一块儿就是七个月,然后终于发烧病倒。」他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有天去洗手间一开灯,看见镜子他吓了一跳,几乎看见了自己的父亲:「就是瘦。 我立马上称,才发现体重已经 122 了,我意识到再这么下去会出事。」后来他逐渐意识到,过度用外表去诠释角色其实挺初级,所以开始健身,在之后的《北京遇上西雅图》、《心术》里,他的状态已经很健康。

  然后他悟到,高级的表演其实可以从精神表达层面去抽离大众对外表的印象的,但前提是在精神层面上,演员本身要具备复杂人性里的全部或大多元素。比如我们谈论一个男人的孤独感是否会因为感情或婚姻的到来而终结,吴秀波有点无奈:「我不具备给予这个问题定论的资格,因为我从来没有摒弃过‘孤独’。演员不应该摒弃任何一种好或不好的心性,性格区域就是一张图表,表演时要挑动其中一条或几条,日常要让它们在一条水平线上,所以我们不能判处任何一种人性‘死刑’。这是对于一个真正演员来说,颇有难度的修行。」

  ▲

  服装提供: Ermenegildo Zegna

  腕表提供: 宝珀

  有人说司马懿是三国时代「笑」到最后的人,您如何理解这个「笑」字?

  

  我认为中国文字的广义,容易造成人与人之间交流传递的误解。司马懿的成就感并非是对于权力的获取,他是一个开疆扩土的称职官员。在这部戏最后,他临终的一段领悟大概可以回答这个问题,我先不剧透。

  那么作为监制的身份来说,您如何建立对一个作品里其他成员的要求标准?

  

  信任之下没有明确标准。比如我为了角色蓄发,但我也没去要求其他人都这么做,每一个人表现敬业的方式不同,你看演杨修的翟天临在码头上嘶吼的那场戏里,当时喉咙就出血了。作为这部戏的监制,对我的体力、精力,以及态度都是一个考验,预算超支,演员档期,有很多问题都需要去处理,我所坚持的就是「我要为所有工作在其中的人创造一个场,在这个场域里所有人都能修行,能发挥最大的光芒。」

  您曾说过「演戏就是带着真实的感受和表达态度活着」,您能向我们分享一下在演艺生涯中,是哪些经历带给了您这样的感受,那些经历对您而言都是怎样的「顿悟时刻」?

  

  我刚从学校毕业那会儿,行业不太景气,我就去唱歌儿了,一个是喜欢,一个也是为了养活自己,在那之后机缘巧合我又回来演戏了,这么多年里,有两个东西支撑着我。第一,我要反哺我的行当和戏剧,这个东西给了我这么多年好的生活,就算全赔进去了,也应该做个报答,绝不是所谓的观众,绝不是所谓的利益,是交给这个行当的作业,这个行当养活了我。我是想退休,那你退休之前再做一个,我不需要跟任何人交代,我只需要跟我的行当交代。就像拍《军师联盟》一样,除了演员,制作人的身份也需要我去解决剧组里的很多事情,在剧组的这 300 多天时间里,让我体会到了什么是「活在当下」,当人不因对过去和未来担忧而爆发情绪时, 原本焦灼的事情常常就潜移默化地化解了。「我不知道事情是如何解决的,但我知道解决过程中的态度是可以自己决定的。」现在回过头来看,每一段经历都对自己有着一定的影响,每一个台阶和你迈上去的每一步,都决定了你最后所处的位置,顿悟时刻对我可能不是一瞬间的事情,而是这么多年的经验积累下来逐步影响着我。第二,迄今为止,我没有体验过所谓美好的生活,我不好吃,不好玩,不好穿,我唯一的乐趣就是我能演戏。我是为了当演员才做制片人,在《军师联盟》,我只设置了一个「场」。在这个「场」里,我尊重所有演员,我没有设定。为什么我喜欢这个戏,因为它给所有角色展现他们立场、态度的空间,我才能在那里体会和感受。我演戏不是因为我建立一个多强大的吴秀波体系,在演戏的那一刻连半个吴秀波都没有,拍戏就是为了忘忧。我如果自己再不做一个戏,不拍一个自己爱的戏的话,我连忘忧都可能没有了。别说花一年,就算花十年,我也得要我要的戏。

  最近杰尼亚刚刚宣布了与您的合作,可以和我们简单说一下吗?

  

  非常荣幸能够参与到杰尼亚秋冬的「顿悟时刻」的形象项目中来,人生中肯定会有一些时刻或者人触动你的内心,让自己变得强大,我自己的顿悟时刻不是一蹴而就的,是多年的经验累积下来让我领悟到了一些东西,也请大家关注更多的关于「顿悟时刻」的故事。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无锡白癜风医院